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裕章二三事  

2013-02-11 11:49:14|  分类: 纪念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文/庄蔓菁

   六十年代后期离开母校后,再见陈裕章纯属偶然。1980年我婚后不久,为了节省开销,每天骑自行车上下班。由于借住的小窝在虹口区公平路,一天早上我由东向西,与家住老西门由西向东骑车上班的陈裕章在大名路吴淞路口相遇。十多年过去没见他有什么变化,一眼就认出来了。我们都很兴奋,但只是匆匆交流几句,留下各自的联系方式,以后的联系就慢慢多起来了。

记得我曾去过南孔家弄陈裕章家的老房子。他的婚房不大安排却很合理,时年80多岁的陈母十分健谈,他的妻子快人快语,一看就是勤快的贤内助。陈裕章也到我望云路44号朝北的顶层老房来过。一次是大热天,家里根本没法坐,只好请陈裕章坐到四楼平台,坐个躺椅摇摇蒲扇,呵呵,幸好老同学丝毫未流露嫌弃的表情;还有一次天很冷,正是辞旧迎新之际,他好像很随意地带来了新年的挂历。家里好冷,我们却聊了好久。

说起陈裕章,我印象最深的是他超强的记忆力,报起老同学的级号和家庭住址,如数家珍;说起老同学的往事,也是有声有色。陈裕章还是同学们公认的热心人,他朋友多,各方面的信息也特多,从他那儿我知道了大同校庆的信息,成了最早参加校庆的七同学之一。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,陈裕章离开了国棉三十一厂自己去打拼,当他的经济状况稍有好转,就积极支持我们寻找老同学的活动,是班级联谊活动的第一位赞助人。在宁波路某酒家和陆家嘴美食城等大型聚会中,陈裕章一次次主动并抢着买单。正因为他的慷慨和豪爽,才有了班级“活动基金”的第一桶金。

九十年代初,我分到了浦东的房子,调到浦东工作,我们依然保持密切的联系。记得九十年代初,陈裕章侄子结婚,他不嫌弃我的臭水平叫我帮忙拍摄婚礼场面,我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真的去了。现在想想真的太不自量力:这个侄子有时任市府领导的老爸,手里随便叫叫都是专家型的人才;但从另一个侧面看,陈裕章的老哥确实是一个廉洁奉公的好干部。

九十年代中,浦东社发局有一批房子要有偿分配给困难户。我拿不定主意,请陈裕章陪我去黄兴路看房子。到了那里才知道,是一栋老式的高层建筑,每个楼层八户人家,其中只有1--2家朝南。房型简陋,用陈的话来说“就像在生产大队”。他毫不犹豫提出反对意见,打消了我改善住房的想法(那时也要化好多钱才能买下)。

以后,遇到买房的大事,总要给陈裕章打个电话咨询一下。至于我买现在的房子,陈裕章也是坚决反对,他建议我买浦西的房子,建议我买高雄路他们公司开发的“望江苑”,用现在的眼光看,世博会二号门前绝对是个好地段,打开窗户整片建筑尽收眼底,而且开发的地下水直接进户,观念十分超前。可惜当时没有实力采纳,我买不起每平米4000多元的房子,只好在浦东选购了每平米2700元的期房。现在每次见到陈裕章,他都会责怪我当时不听话,我总会老老实实、笑呵呵地听他数落。

还有一事让我难以忘却,2004年提前退休后,我的左髋骨突然出现问题:左腿无法弯曲,双膝靠不拢,日常的行走都有困难。陈裕章知道后,只要我预先有约,他就会开车陪我去医院看病。说真的,我记不起母校五年中与陈裕章有过什么交往,没想到离校后会得到他这么多帮助。同窗的友情纯洁无暇,我感激老同学的每一次帮助。古人云,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无以回报,今借“大同家园”一角,对老同学说一声:陈裕章,谢谢你。 

陈裕章二三事 - 大同家园 -

 九十年代在香漳缘聚会时与陈的合影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