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难忘的大串联  

2013-02-01 14:16:58|  分类: 纪念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文/高美馥

   打开封存五十年的历史,回忆我们在大同中学五年(1963——1968)的学习生活,感慨万千。在校期间,我们接受了三年系统的初中文化教育;参加了五次学农及多次学工劳动;临近毕业时又遭遇了“文化大革命”,我先后两次出去大串联。这一切使我年轻的身体、幼稚的心灵得到锤炼,变得坚强勇敢。

1966年 8月,正值“文化大革命”如火如荼之际,学校安排部分学生参与街道的“革命”,我也参加了。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,每天面对无休止的批判、斗争、甚至死亡,我感到惶恐,总想逃避。这时正好兴起革命大串联,当得知几个男同学悄悄去北京串联的消息后,我、童罗安和周仪凤三人的心动了:上北京串联,见毛主席,太剌激了。虽然我们从未走出过上海,每天两点一线生活,但我们也要到外面世界闯一下。

心动不如行动。1966年10月中旬,我们购买了最便宜的、一元五角一张上海到苏州的火车票,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学生证,告别亲人,登上火车,向北京进发——“北京,我们来了!”。深夜,火车到达了终点站——南京。心虚的我们还在绞尽脑汁考虑怎样混出站去,结果太顺利了,南京站大门敞开,无人把守。我们仨出站后四处张望,深更半夜的,街上不见人影,只得再进入火车站内,等候北上的火车。那时,各地都处于无政府状态,火车上也没人管理,我们挤上了一列进京列车。车厢里人满为患,全是学生,我们只得挤在车厢连接处,席地而坐。过了济南后,气温骤降,寒气逼人,把我们统统逼进已近饱和的车厢里,厕所内、座位底下都挤满了人。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,我们凭着一腔革命热情,想着马上要到北京,心里暖洋洋的。第二天夜晚到达北京,无法去接待站,就借了棉大衣,在火车站过夜。后来,我们在大学接待站住下(睡地铺),学校给每人发了 5天饭票。我们仨商量着省点吃,多住几天,起码要见到毛主席。

随后几天,我们上天安门广场,上北京各大学校参观学习。最激动人心的日子终于等来了:1018日毛主席将接见红卫兵。学校组织外地大串联学生早上 5点钟起床,带了干粮,在毛主席必经的马路上,静静守候着。第一排是解放军战士,他们组成一圈铜壁铁墙,来保卫毛主席安全。11点左右,整条马路沸腾起来,大家狂呼口号,嗓子都喊哑了。毛主席站在敞蓬汽车里,其他领导都坐着,显得毛主席更巍峨。大家无比激动,相互拥抱、流泪,场面太感人了,我们纯朴的心得到极大的满足。回到学校后,每人分到一张就餐券,吃了一顿美味的晚餐,这一刻我们是最幸福的。

我们都有亲戚在北京。毛主席接见后第二天,我去看望我大姐的儿子。我向一位骑着平板车的老大爷问路,他让我上车直接送我去,北京人太热情了。过后我送一张毛主席相片给他,老大爷很高兴,那年代毛主席像章和相片是最受人欢迎的。

回到驻地,学校通知我们隔天回沪,弄得大家措手不及,但只能服从。可我们仨都不甘心就这样回上海,一致决定中途溜号,到毛主席故乡湖南韶山去。闯世界没几天,三个小姑娘变得天不怕地不怕了。

火车驶出北京站,到徐州后,我们马上下火车,转车到郑州,再经过多次转车,我们终于到达湖南长沙,在长沙住了两天,岳麓山爱晚亭、桔子洲头,毛主席曾经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。随后我们到湘潭县韶山冲,瞻仰了毛主席故居。故居非常简朴,门前有一个池塘。我们身穿红卫兵服装、手拿《毛主席语录》“红宝书”,在故居前合影留念,可惜这些照片都没保存下来。红色之旅结束 ,我们平安回到上海。

1966年底,中央决定暂停大串联.那时学校都停课了,无事可干,年轻人的心在躁动,既然不可坐火车串联,那就步行串联吧,全国又轰轰烈烈兴起步行大串联。周以俊、周潮明、崔毅强串联了童罗安、朱美英和我,决定步行去井冈山。

1967年元月初,我们整装出发,撑着一面红旗雄纠纠、气昂昂地行进在南下的通衢大道上。第一站到金山,我们曾经在那学过农。故地重游,受到金山老乡的热情欢迎。他们忙着炒当地特有的扁青豆招待我们,言谈之中很佩服我们要走那么长的路,要吃那么多苦来磨练自己。

告别了老乡,我们向杭州前进。有一天,冷空气袭来,风雪交加,我们穿着塑料雨衣,背着行囊,迎着鹅毛大雪,行走在火车铁轨上。好冷哟,铁轨又滑,我们相互鼓励着,终于走完了这天路程。那时候每天要走80公里左右,早晨起来,吃了早点就出发,中午到接待站,吃午饭,化一角钱,每人一个蔬菜,饭管饱,然后出发,晚上又到另一个接待站吃饭住宿,周而复始,天天如此。行走了几天,我脚底起了泡,一个、二个……越来越多。行进中不能不休息,可停下休息后再走,两只脚钻心痛。脚泡困扰着我,但因为没人打退堂鼓,我也只得咬牙坚持、坚持、再坚持。

我们步行到嘉兴后,惊魂的一幕发生了。进了嘉兴,马路上有卖红皮萝卜摊头,当时我口渴,就停下来买萝卜,忘了向同学们打招呼。等我买好回过头,发现他们都不见了,我认为肯定要在嘉兴住宿,应该马上找接待站。这时正好有一大批学生路过,朝另一个方向走去,我以为是去接待站的,立刻跟着走,到了一所学校,才知道他们是被分配到这所学校住宿的。我傻眼了。只得原路返回,找到了接待站,但没见到童罗安、朱美英她们,翻了两遍住宿分配表,也没有同学们的住宿登记,我只得一个人在嘉兴住下。宿舍里都是上海步行串联的学生,她们都到杭州去,我想就与她们一起走吧,或许能与童罗安等人重逢。我决不退缩,但愿心想事成。

走了两天,前方就是余杭了,本打算直奔杭州,但听说杭州接待站让上海人砸了,只得在余杭歇脚。奇迹就此发生。刚进入余杭,就出人意料地与童罗安、朱美英她们相逢了,大家都激动得热泪盈眶,真是心有灵犀啊。在那通讯落后的年代,若有人走散了是无法联系的,我们能够重逢,完全是靠自信、靠运气、靠天意。

原来,同学们发现我失踪以后,估计我会一直往前走,所以决定不住宿,夜行军追赶我,而我却在嘉兴住宿。后来他们在余杭多住了一天,阴差阳错之下,我们意外地又汇合在一起。第二天到了杭州,我的小腿肿了,上医院诊疗了几天,我趁机抓紧时间休息;童罗安他们游杭州,快活了几天。

休整后,我们又出发,沿着富春江岸边步行。富春江河水清沏见底,呈蔚蓝色,真是好水啊。过了富阳到桐庐,在桐庐接待站每人花一角五分喝到一碗骨头汤,虽然肉很少总是荤菜吧。一路走来蔬菜相伴,顿顿米饭,连面条都吃不到,只有病号才能吃上面条,那时的生活是多么艰辛。

到浙江建德,我们参观了新安江水库,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。新安江水库很大,水库是四周山围起来,山上树木郁郁葱葱物产丰富,水库里鱼儿很大,都是依靠山上的食物喂大的,产量很高。那时自然界生态平衡,环境良好,风景优美,我们感慨不虚此行。

这次步行串联有点虎头蛇尾,童罗安、朱美英想家了,她俩在建德就回上海了,我勉强走到江西崇仁,因那时流脑横行,在鹰潭就听说步行串联学生有传染此病的,骨灰盒带回家了,再则1967年春节临近,离家已有一个月了,还是回家过节吧。我于 2月初回到上海,至今脚掌上的老茧是这次步行串联永久的纪念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