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下乡劳动二三事  

2013-02-02 16:46:11|  分类: 纪念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文/李英正

   回忆中学时代的学农劳动,现在想来十分有意思。当时初二初三的学生也只有十五六岁。下乡那天大家带上被子等行李,登上公交巴士,带着一种兴奋感,十余辆车浩浩荡荡向上海郊县金山出发。在物质条件不丰富的年代,生活尚且艰苦,郊县住宿条件可想而知。大家在农民家的柴房里,集体打地铺,地面撒上“六六粉”灭菌,铺上稻草和被单,那就是我们的床了。七八个男同学一间,虽然条件差些,但是一群同学住在一起也挺热闹。

计划经济时代,什么都是配给供应,城镇居民每人每月只有 5两油,每个同学只带 1两油票,要生活十几天,现在想来简直不可思议。一个班级总共只有 5斤油。当炊事员的同学舍不得往锅里放油,每次50人的菜里,放的油不如农民 5口之家的量。但是一天下来,大家胃口还是挺好的,个个是饿狼。后来打听到,离我们住处 5公里外的枫泾镇有猪头卖,我和竟辉等三人第二天一早向枫泾出发,到那里买到了 2只大猪头,高高兴兴地提了回来。回到队里又是洗,又是烧。到了开饭的时候,满满一锅猪头肉,大家开荤了。不管掌厨的同学厨艺怎样,个个像馋猫似的,大快朵颐,大家美美地吃了一顿。

我和班里的吴恒兴有电子方面的共同爱好。记得有一次下乡劳动各人装好一台单管收音机,那是最简单的只能用耳塞听的半导体收音机,能收到上海台,中央台,半夜里还收到莫斯科电台,由于历史原因,当时还不能对外说的,只是为自己的成果很感到高兴。用它来消磨劳动后的时光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想起当时劳动,每个同学都是热情高涨,没有谁甘心落后。我们割稻、脱粒、挑担,耕地,经过五次下乡劳动,大家都成了老把式了。记得一次和叶小庆在同一块地割稻,他在稻田里穿着拖鞋割稻,突然一不小心镰刀割在脚趾上,一道血口,我看了真有点害怕,他却不声不响,第二天照样下地劳动。当时同学们热情真高,谁也不计较,认认真真的劳动。还记得农民在间隙休息时喊道:“吃烟哩,休息哩!”那是什么意思?不太懂金山话的我们一打听,哦!原来是让大家休息了。

到底是第一次离家,开始几天还蛮兴奋的,几天以后过了这个兴奋点,就开始想家了,每天下工以后就没劲了。记得当时周以俊是我们的班长,他就在休息之余开导我,让我慢慢适应。

二周下乡劳动结束回到家里,第一个感觉是家里真亮堂,但怎么那么小!

第二是嘴馋,来一碗小馄饨,味道美极了!还有,劳动时每人交的 5元钱生活费还结余二三毛钱,拿了这钱,可高兴了,啊!我又多了另花钱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