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深谊长  

2013-04-07 11:04:29|  分类: 纪念文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栾嘉玖

近年来,我们的孩子陆续进入婚姻的殿堂。同学的爱人不少是第一次见面。在新郎新娘面前,我们常说,我们这些同学比你妈认识你爸还早呢。是啊,大同的同学认识已五十年了。一晃,半个世纪过去了,人生苦短,格外珍惜时光。如小学同学那更是青梅竹马了。小学同学往往住在一条马路上、一个弄堂里,甚至住在一个门号里,楼上楼下,隔壁邻居,怎不说是青梅竹马呢。不仅同学之间熟悉,父母间,甚至亲戚都熟悉。那是多么美好的时代,值得好好回忆。

 

三进大同

我的小学——西姚家弄小学,一所名不经传的学校,早已改成中学,不知现还在否。1963年,有四个学生考进大同。我和傅明珠一个班,黄鎣生和时幼蓉一个班。我们的父辈都互相熟识。听说打那以后,由于不少学生考进重点中学,这所学校,成了区重点学校。考大同的目的很简单,就因为一次参观,那么大的操场深深吸引了我。考上后我才从王季娴校长处得知,一只脚进入大同,另一只脚将进入大学。有那么优秀的老师,那么美丽的校园,使我爱上大同,以大同人而骄傲。

与大同真有缘,想不到20年后,1983年的春天,我又回到大同,参加农场局组织的高复班,补高中文凭,准备参加上海党政干部专修班考试。农场局教卫处的组织者,他的孩子在大同读书,他就“利用职权”把高复班办到了大同,是我求之不得之事。2006年我受聘为“大同校友讲师团”成员,又回母校与学弟学妹们交流。

短暂的大同生活,却影响着我一辈子的职业生涯。我永远忘不了敬爱的王季娴校长,教诲我成长的陈森林、曹本源、王征鸿、何修序、石俊升、王继龄、徐志雄等太多太多的老师,还有为校友会热情奔波联络海内外长达六、七十年校友信息的郁志超、陈国柱、汤培根、王槐昌等老师,高复班的钱蓉芬、柳苇诚老师等等。

 

步行串联

由于各种原因,我没有去北京串联,但串联的余波未了。我们几个没有在学校“闹”的同学,学习大连海运学院的学生,决定步行串联,进行走出上海、走进社会的“长征”。计划先到井冈山,然后北上,最后到北京。真是动乱年代碰上了幼稚天真的人。现在想想,世上怎么会有这种“天外来客”;但在当时,就有着这么一批真实的人。单纯啊,这就是历史。冯谷平、杨士鸿、郑英胜、邱振康和我等,196612月 1日,零下5-6度的晴好日子,背着被包,开始“长征”。经过杭州,沿富春江向富阳、建德,电梯下到新安江水电厂的发电机房参观。南下到衢州,沿浙赣铁路江山、玉山、鹰潭。在方志敏家乡弋阳县分手,约好在南昌汇集,结果是各奔东西。再次重逢,长征战友的合影已是80年代同学毕业后第一次的聚会上。事后知道,郑英胜买的旧军鞋紧了一点,把脚趾甲全部挤脱落。很难想象,他是如何一步一步坚持“长征”的。富春江的景色给我留下极其美好的印象,想不到若干年后,我在富春江边看到的美好景色荡然无存。都是人类自己闯的祸。

 

通信联络

毕业时,陈海时、韩国强先离校去河北当兵,童蒙圣、王国鑫和八班的周以俊、周潮明去了黑龙江兵团,我送走他们后到了市郊前卫农场。互相的联系只有书信了。印象中,我和陈海时的通信多点,和周以俊也有通信,周以俊骑马的英姿我还历历在目。正由于通信,使得各奔东西的同学还保持着联系。可惜,这些书信、照片随着搬家调动,不知放哪了。我相信会有一天我还能找到它。

我到农场后与同学的联系渐少,可同学们想着我。毕业后的第一次聚会,王国珍、时幼蓉等同学凭着当时的记忆,在当年求学时的居住地找到了大多数同学。同学不在,至少父母还居住在老地方。那年我在农场值班,没有回上海过春节。巧的是,我在值班室接到的是时幼蓉打来的电话,通知七班同学要在张礼义工作的冶金职业病防治所聚会。好长时间的断线又接上了。

王利国同学到美国后,好长时间无音讯。有一天,我的手机响了,竟然是王利国从美国打来的电话。王利国说,他去美国后,非常想念同学,他回国前,要想一切办法找到同学的联系电话。费了好大劲,查询我的电话,几经周折总算找到我的手机,而且联系上了。接通的手机,促成同学的相聚。去年,王利国回国办事,想与同学碰头,苦于时间紧,只能离沪。正是天意啊,他去了机场,美国飓风造成飞美航班全部停航。他刚回到弟弟家,却接到我打去的电话。他百思不得其解,你怎么能找到我弟弟的手机号?

仔细想想,世界之大,只是一线之隔。从书信、电话、手机,到微博、微信,通信多发达,联系多方便。同学就在你身边,只要你想他,他就会来到你身边。


农场同事

大同66届初中被分配到前卫农场的同学不少,19681016日去农场报到。我印象中,八个班都有。农场怕学生把学校的派性带到农场,就把一个学校的同学分散到农场的各个大队。我所在的十队,有班、班、班、班、班、班的同学,4班的同学在其他队,我怎么记不起 2班的同学分在哪个队。班不少同学分到九队。九、十两队就在隔壁,而且九队是原金带沙农场场部,有小卖部、医务室,条件比十队好。九、十两队的同学经常来往。梁蓬蓬在十队,九队的谢永鑫、刘渝嘉等经常联系。大同的同学在农场的表现很好,不少同学都在前几批就上调到市区单位。上调后联系就少了,但与梁蓬蓬的联系没有断过,包括3班朱福妹等。

清明节前,我到长兴岛扫墓祭拜。走过一排公墓,“绍银”两字映入眼帘,仔细一看,是娄绍银!他在呼唤我!他是我的同班同学,同一天到农场工作。娄绍银从小生活艰辛,靠助学金读书,为人老实,沉默寡言。分配到农场后工作勤奋踏实,比较早地上调到市区单位。工作的性质,又决定他经常外出施工,一个月、两个月不回家是常事。我班2006年 6月举办“毕业四十周年”活动时,他已病入膏肓,无法参加活动。2006年 6月 6日,他在生日那天,写下了“同学之间感情天真无邪;同学之间友谊铭记心间;同学之间帮助永身难忘;同学音容笑貌呈现眼前”的感言,留下他喜欢的口头禅是“随和”,喜欢的动物是“牛”,喜欢的颜色是“红”等等,真如其人。同学们多次去医院、家里探望。2007年 910日娄绍银去世,同学们最后送他上路。我曾听他爱人说,家人要到长兴岛选择墓地,我想这是娄绍银的愿望了,他要把自己的最后留在他曾经工作过的土地上。这是大同第二位留在长兴岛的同学了,第一位是 5班的袁阿根,大同足球队队员,工作没多久,心脏病突发,葬在大围堤上了。前几年5班的一批同学去寻找袁阿根的墓葬地,为他重新立了墓碑。

 

 回忆这些琐碎事,是不是老了;但等到七老八十老态龙钟时,已记不起往事了。趁 8班编《半个世纪的情缘》之际,应周仪凤同学盛邀,回忆大同二、三事,记录在此,见笑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